亲我一口长命百岁

青律

首页 >> 亲我一口长命百岁 >> 亲我一口长命百岁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暴殷 大佬退休之后 反派王妃上位指南 这个魔头有点萌 一仙难求 [希腊神话]大地之父 顷洛惊华 朕的司寝女官 我靠美食养猫在仙界发家致富 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
亲我一口长命百岁 青律 - 亲我一口长命百岁全文阅读 - 亲我一口长命百岁txt下载 - 亲我一口长命百岁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[]

【完结章】作话附番外二则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《长命百岁》拍第一季的时候, 每周五播出都是岑安和叶肃的公开处刑现场,以至于叶肃找了个时间装作是江制作人的私人医生,量血压的时候顺便敲打了几句。

然后第二季人设被全面修正,明琅也正式登场——

居然是戚麟演的。

岑安听见这消息还挺讶异。

在他的印象里, 这小孩元气满满又活蹦乱跳,其实跟明琅没太多关系。

璩玉当即带着媳妇过去看试镜现场,满脸写着兴师问罪。

“拍丑了我就把这个剧组烧干净!”

“叶肃之前也是这么说的。”薄和抱着剧本默默道:“你们是成年人了, 有事别动手成吗。”

一众妖怪坐在试镜观众席里,孟萝卜还试图摸一下导演的光头。

几年不见,戚麟已经二十多了。

观众席的妖怪们面容不改,看起来依旧很年轻。

但镜头里的那个男人, 从叼着糖写作业的小孩, 成长到了十几岁的活力偶像,又转变为青涩诚挚的新演员,最后变成了现在的样子。

沉稳, 有锐气, 犹如被打磨抛光过,蜕变的无声无息。

明琅在看清楚他的面容时神情一动,转身看向岑安:“我先前去医院里找你, 那个坐在你旁边写作文的小男孩是他么?”

“嗯,是啊。”岑安笑的很怀念:“他长大了。”

叶大舅子默不作声地圈住了他的肩, 轻轻拍了两下。

虽然他们没开口干涉过, 但戚麟在跟剧组商议之后, 还是把服装定做了西服, 款式都和明琅素日穿的非常相近。

也许是潜意识里还记得他。

明琅看着镜头里那个沉稳温润的男人,半晌没说话。

演的确实很好。

一进入角色,好像就突然换了一个人。

他低头掌心一抬,托起了那把湘妃竹油纸伞。

“借你一段时间。”明琅轻声道:“记得还。”

璩玉抬眸笑了起来,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脸。

“以后全国观众都知道你有多好了。”

到了2019,第三季正式开拍的时候,璩玉也终于到了登场时间。

剧组虽然有钱,但也搞不出小说里那种繁复又华丽的服装。

于是某个总裁深夜潜入服装间,把自己最花里胡哨的那一套送了进去,标注保证金为999999元。

薄和成功跳级到高三,上午考完一模下午去剧组改稿子,一写能写个通宵。

他们曾一起经历过的那些风波动荡都被掩而不谈,只筛选中生活中的细水长流,随便一两件事都可以在镜头里拍完一整集。

叶肃岑安如何同时抢救四五个病人,璩玉带着明琅去湿地看鸟看花,又或者是孟萝卜跟鲍富吵架拌嘴,纪灼伊恩如何掉毛掉到楼上楼下都快抓狂——

妖怪的一辈子很长。

长到数十年也只如一瞬,一瞬犹如数十年。

人类的寿命很短。

短到不得不忘记许多珍贵,却也会因此遇到无数的机缘巧合。

长命百岁一路风风火火的拍了三季,收视率和口碑都水涨船高,连医院里的小护士都在追着吴主任问后面的剧情。

岑安已经评上了主任医师,和叶肃白天一起带带实习生,晚上就一块喝着粥看电视。

今天的剧集时间被推后,黄金时间被拿来转播最高级别的电影颁奖典礼。

主持人拿着提词卡,忽然咦了一声。

“居然……是个双黄蛋。”

电影《罪决》的特写镜头被放映到巨幕上,观众席都开始沸腾起来。

“让我们恭喜戚麟、江绝,凭借《罪决》拿下双影帝的双黄蛋!”

台上的两人拥抱接吻,履行诺言单膝跪地。
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岑安愣了一下,下意识地想为他们开心,却握紧了叶肃的手。

叶肃没有吭声,把他抱得更紧了一些。

“真好啊。”岑安喃喃道:“明年一月一日就同性婚姻合法了。”

叶肃垂眸看着他,半晌才开口道:“你在难过。”

“怎么会,”岑安失笑道:“怎么也说是戚麟的半个便宜哥哥了,我有什么好难过的?”

男人抬手摸了摸他的额头,俯身亲了一下:“嗯。”

虽然人家记忆都被消干净了,婚礼不可能邀请他们,但该给的礼物总是要给的。

都是心意与在乎。

岑安在家里翻翻捡捡找了一下午,送点血参鹿茸什么的觉得不配场合,送钻石珠宝什么的又好像太俗气。

叶肃站在废墟般的礼物堆里试图挪脚,差点撞到根雕观音。

……这都是以前谁送来的东西。

“这个呢?”岑安忽然捧出两串扇面金刚大菩提子,高高捧到叶肃面前。

这是纪灼和纪觅过年时送的礼物,算是雪山上来的特产。

质地通透成色温润,比上好的红玉髓多了几分古朴的气息。

“嗯。”叶肃伸出手,在菩提子的上空点了一下。

仙家的祝福化作细碎的银蓝色光尘,均匀的融入了手串之中。

岑安抬头望了他一眼,也伸手在菩提串上点了一下。

又是一捧银红色的光尘,再度浸润入这手串深处。

无灾无患,长命百岁。

他们在元旦的清晨找了过去。

永央寺一直香火旺盛,每年来拜头香的人能从山头排队到山尾,连带着行车道都堵的水泄不通。

小贩们提着藤篮穿行在轿车之间,吆喝着卖开运的吉符和桃枝。

岑安站在叶肃的身边,握着菩提子有些紧张。

“等会见到他们了,我该说什么?”

“打个招呼就好。”

“不行我感觉我手心都是汗……”

高山上的钟声响了三下,声音沉厚苍老,犹如岁月忽然回头。

涌动的人群同时停了下来,在钟声中双手合十虔诚许愿。

良久之后,一辆车意欲掉头,车里的青年咦了一声。

“叶医生?是你么?”

岑安下意识地想跑,被叶肃牵着手腕带了过去。

“嗨——我超喜欢你们的!”他紧张到说话和机关枪一样:“演的特别好!”

“你们也是来祈福的么?”叶肃问道。

“估计来不及了,”戚麟指了指远处拥挤的车流:“人太多,我们就听听钟声,等会去市区登记结婚。”

“今天?!”岑安下意识的看向叶肃,心想这时间也掐的太准了一点。

叶肃挑起眉毛:“你也想今天结?”

岑安强咳一声,拉着叶医生和他们一块合了一张影,然后把菩提子送给了他们。

“这个是开过光的哟,请务必收下,就当是结婚礼物了。”

“谢谢啦!”戚麟笑着道:“新年快乐!”

“新年快乐!”

等车开走了,岑安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,在叶肃怀里蹭了一下。

“真送出去了……不容易啊。”

他揉了下眼角,心想下一个要送的估计是孟萝卜了,当神仙果然年纪越大泪点越低。

叶肃站定了之后,忽然转身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那辆车。

他忽然觉得,有些距离临时解除掉,也没什么不好的。

戚麟等着前方拥挤的车流龟速挪动,忽然感觉脑袋里有个木栓一瞬间被解开了。

无数记忆涌流而入,如同潮水般将他淹没。

“岑哥岑哥——”

“这题怎么做啊——”

“记得来看我演唱会啊!”

“你去哪儿了?怎么好几年都没有见到你啊……”

“……你是谁?”

青年在驾驶座上怔了许久,忽然间眼眶红了。

“这是一个秘密。”叶肃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响起来:“不要告诉任何人。”

戚麟抬手解开了安全带,转身就开了门。

江绝正琢磨着等会怎么发微博,随口道:“你要去买吉符吗?”

“绝,我们的婚礼要多两个位子,放在最前排。”

戚麟直接冲了出去,一路绕过游客和三轮车冲了三四百米,一口气回到那路边的两人面前。

他跑的上气不接下气,看着岑安额头上都是汗。

叶肃安静的看着他,

“哥,岑哥,我想起来了——我全都想起来了——”戚麟张开胳膊就给了他们两一个熊抱,紧紧的不肯松手:“岑哥,我结婚的时候,你一定要来,好不好?”

岑安怔在原地,被他抱的都有些恍惚:“你都记起来了?”

“记起来了,你怎么一消失就是两三年,还说是去留学?”戚麟深呼吸一口气,看向叶肃又看向他:“那些原因我都可以不问,有些事你不方便讲就不要讲。”

“但是岑哥,叶哥,你们是我的家人,永远都是。”

他低头翻了下兜,发现自己根本没带邀请函。

“不管怎么样,拜托你们一定来我的婚礼,以后你们结婚也叫上我,好不好?”

岑安轻拍了下他的背,笑的眼眶都红了。

“好,一定来。”

戚麟恋恋不舍的和他们又说了好一会儿话,等车流再次移动才冲了回去,手腕上的菩提子特别好看。

岑安望着远去的车流安静了好一会,忽然开口道:“叶医生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“嗯,好。”

他牵着他的手,直接瞬移消失。

再睁开眼时,他们已经站在了山林之中,连空气都变冷了。

叶肃第一次来这里,转身环顾道:“这里是岑山?”

“嗯,现在叫岑山自然保护区了,也不再有参奴背着篓子年年采参。”

岑安握紧了他的手,和他在深林之间漫游。

“以前我刚刚化成草灵,就和何首乌婆婆他们在这里散步,偶尔去喝小溪里的水。”

后来他们都化作尘土了,在细雨春泥中无声消逝。

“我没有父母,只是深山里的一棵人参,但总想着,该跟这里衍生腐朽的一切说几句话。”

岑安站定在自己当初破土而出的地方,与叶肃十指紧握。

“我是安安,”他看着高山道:“谢谢这里的一切养育了我。”

“我遇到了叶先生,想把他带回来给你们看一看。”

“……我们相爱很久,以后想在一起永远这样走下去。”

“长长久久,再也不分开。”

他说到这里,有些难为情的抬起头,看着叶肃小声道:“叶医生,可以说永远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叶肃垂眸吻了一下他的唇。

山林中回荡着清冽畅快的长风,犹如证婚人在微笑致意。

“永远就是永远。”

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※

【片段】

叶肃去道观里找屈尘的时候,瞧见一个眼熟的男人跪在蒲团上。

“喏,这是新进的沉水香,安神效果很不错。”屈尘把东西递给了他,发觉叶肃在看那个人。

“他是?”

“柳宏骏,很厉害的一个总裁。”屈尘叹了口气:“在这连着跪了五天了。”

“我记得他。”叶肃皱了下眉,抬步走了过去。

他和岑安接生过他的儿子。

一晃二十四年,如今已经是2030年,那个男人已经苍老了许多,看起来很憔悴。

“你……”

柳宏骏跪在蒲团上,接过屈尘递的水道了一声谢谢。

他的声音干涩又疲倦。

“我的儿子失踪了。”

“和他管得那个镇子……一起失踪了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叶肃神情一动,追问了一句道:“你报警了吗?”

“没有用,那整个地方都被封起来了。”柳宏骏抬起头,眼睛里都是血丝:“我托关系找人用卫星看过——被屏蔽了,连图片都没有。”

叶肃随手起了个卦,隐约意识到发生了什么,抬头看向屈尘。

对方显然也明白出了什么事,无声的摇了摇头。

“您不要担心。”他低声道:“您的儿子还活着。”

“还活着?!”柳宏骏身形一动,差点摔倒:“他在哪里?我怎么才可以救他?”

“他回不来了,但还活着。”叶肃无法告诉他更多:“您能做的……就是也好好生活。”

“他会在那个世界遇到爱的人,会拥有自己的家庭。”

“请您务必要好好活着。”

柳宏骏哑然失笑:“这种安慰……真的管用吗。”

叶肃叹了口气,伸指在中年人的额前点了一下。

“您会相信的。”

【麻将记】

过年的时候,戚麟拉着朋友们来家里做客。

双胞胎蹦跳着在客厅玩着WII,见着客人了齐刷刷停下来喊了声叔叔好,然后继续拿着感应器比赛滑雪。

叶肃带来了两瓶老酒,岑安在门口帮忙把福字贴好,转头就瞧见了另外两个客人。

两人都穿着古制的长袍,一个颀长俊美,一个清瘦可爱。

“他们不是——”岑安想起来之前在新闻上看到的照片。

“嗯,临国的太子妃和太子。”戚麟压低声音道:“过来串门顺便躲熊亲戚的。”

“过年就是个体力活。”越亦晚心有余悸:“长辈盘话跟FBI似的,真是太难了。”

他们聚在一块喝酒聊天,等年夜饭吃的差不多了,岑安忽然提议道:“要不我们来打麻将吧?”

打麻将三个字一出,在场有四个人都动作一顿。

……确定吗?

……确定要打吗?

戚麟清楚自家绝绝过目不忘的本事:“这个……他手气太好了,大过年的不太合适。”

花慕之看了一眼今天的单双号,听见戚麟的话松了一口气:“没事,晚晚挺喜欢这个的,玩的开心就好。”

于是江绝岑安越亦晚上了桌,戚麟推脱了一下还是坐到旁边。

越亦晚的运气向来是分单双号,刚好今天人品爆炸好事成双。

手动洗牌噼里啪啦的很有感觉,等一圈洗下来四排码好,场中的三个人同时有了一个念头。

“怎么赢才自然一点?”

江绝会算牌,两三轮打下来就清楚敌我差距,以及自己该摸个什么花色成功概率更大。

越亦晚完全是碰运气时瞎几把打,但就是有一种迷之自信。

岑安心态特别佛,作为妖怪自带透视,基本上输赢都在意料之中。

于是三个人又同时有了一个新的念头:“算了,大过年的,让着点别人吧。”

越亦晚抬手把麻将牌顺序排好,顺势推倒:“胡了,□□。”

江绝:“……?”

岑安:“……??”

花慕之坐在旁边喝茶,一脸抱歉:“他……确实手气挺好的来着。”

叶肃抬手摸了摸岑安的头,不紧不慢道:“没事,也许下一轮就归安安走运了。”

于是又洗了一圈牌。

岑安在看清楚之后唰的把牌推倒:“杠上开花!”

叶肃笑的一脸欣慰:“不错不错。”

戚麟本来以为会看到自家绝绝碾压全场,这时候有点迷惑。

哎?今天绝绝放水放这么明显的吗?

不过这样子完全没法玩。

晚晚手气太好,摸什么都能胡。

岑安打着玩儿的,虽然没动过法术,玩起来也跟吃了福灵剂差不多。

江绝靠着记牌连着赢了三把,终于从怀疑人生的状态里走了出来:“你们来。”

于是三个攻君上了场重新开盘。

突然气氛就有点暗流涌动。

叶肃依旧是沉默寡言的性子,神情淡淡什么都不暴露。

花慕之面上总带着笑,就差一张牌也表现的八风不动。

戚麟坐在江绝对面,冷不丁放了个炮。

“胡了。”江绝利索推牌。

第二轮又放了个炮。

“嗯……”叶肃抬眸:“混一色。”

戚麟退出游戏:“你们先玩,我去哄小崽子们睡觉。”

岑安补了进来,遥遥望了一眼客厅里的两小男孩。

“真可爱啊。”

“是啊。”叶肃不紧不慢道;“你喜欢的话,我们生一个好了。”

“没!没有!不要!”

“也不至于这么紧张吧。”越亦晚好奇道:“不是用那个电饭锅孵出来么?”

“不……不。”岑安红着脸闷头打牌;“换个话题吧。”

某人心情颇好,隐形的狐狸尾巴摇了摇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终于完结了!!

我好爱他们TUT!!

大家下本见呀!!!!

文荒可以戳专栏,顺手点个收藏作者呀,么么哒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完结小红包都按时发啦~感谢大家的评分和留言呀~么么哒!

谢谢大家又陪伴我走过了一本,这本里尝试和探索的东西有很多,有失败和进步的点也被大家一起见证着,真的非常非常感谢(鞠躬

到现在我的手机屏保都是他们两个,每天看到安安一笑就心情好好,想要的可以去我微博(@谁为东君掌青律)置顶博取O3O

希望今后能用更优秀的作品给大家更多的快乐。

爱你们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彩蛋:

1.岑安一开始在做设定的时候有配备灵兽

后来想想有大白狐狸了还要个毛的灵兽

2.最初的反派设定为阿拉克涅(就是蛛魔)

后来改掉了。

3.撒旦最初设定是七头龙。

4.独角兽初设定是被上了哑咒的少年,银发垂地囚禁在深渊之中。

5.初设定里,叶肃妈妈叶愔是一只玄狐。

爸是纯黑的,妈也是纯黑的,然后负负得正,生出纯白(基因变异

6.岑安原设定中有‘小白雀’的称号,因为白白嫩嫩咋咋呼呼还特能跑。

后来写着写着忘了。

7.岑安和叶肃的生死线始终都是相互交缠的,真·命定之人。

8.吴主任一开始被戚爹当成是这儿的护士。

9.屈尘原结局是师父病死,魔化后被岑安杀掉。

后来想了想淦我不是在写小甜饼吗,遂删掉。

10.叶肃父亲送他的嘉德奖章是英国很高级别的荣誉象征,但是因为奖章上有吊带袜,这个词感觉很容易引起奇怪的联想,所以没有细写……

11.戚麟保护着这个秘密,到最后都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12.原定璩玉是鲻鱼头青年,在便利店被老板训,然后被岑安看到了。

但想了想做神仙不能这么糗面子还是要的。

璩玉:我谢谢你→_→

13.戚麟爆红以后连医院走廊里都有人天天放歌,以至于魔音障耳让叶肃有点烦躁

14.原定璩玉是小职员,被老板拎去讨好大设计师明琅,有一段甲方乙方悲催日常。

后来忘了写了。

15.妖怪们第一次去演唱会的时候,顺路干掉了好几个黄牛。

16.孟萝卜是吞了帝流浆才化妖的,年龄大概是七八十岁。

17.最初角色设定里有一只雀妖小姑娘,品种是白喉长尾山雀。

镜头不够所以删掉了(?)

18.叶肃原定的武器是手术刀+扇子。

但是扇子确实太大舅了,怕有牵扯不清的撕逼扯皮啥的,所以酌情改成法杖规避风险。

19.薄和在等弟弟妹妹们懂事之后,主动戳破他们的身份。

“没想到吧,你们不是人哈哈哈哈”

20.写这本书的时候焦虑症症状有点重……感谢群里和微博的宝贝们私下的安慰和保护。

也感谢评论区的每一个大天使。

终于走完这一段了,又累又开心。

《天团与皇冠》预计9月前后开文,隔壁的欢脱沙雕文《画画本是逆天而行》已经很肥啦,可以过来串串哟O3O

最后给大家一个爱的么么哒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给老婆们递大白狐狸和小人参抱枕!啵啵~~~

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
感谢投出[地雷]的小天使:路痴吃吃吃、日子难过、阿浅ouo 1个;

感谢灌溉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
日子难过 10瓶;李正贤 8瓶;lizi栗子、还是猫窝 2瓶;咕咕飞呀、凌空晟风 1瓶;

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,我会继续努力的!

《亲我一口长命百岁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涅破小说网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涅破小说网!

喜欢亲我一口长命百岁请大家收藏:(m.niepo.net)亲我一口长命百岁涅破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我不是天生欧皇 宿主 满朝文武爱上我 女帝穿猎人 不信邪 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 宠妻如令 在火影开局白送照美冥 为奴 神算大小姐 世界第一宠:财迷萌宝,超难哄 为了和谐而奋斗 她在陆爷心头纵了火 我成了港黑首领 福妻跃农门 星际之宠妻指南 金融巨人之再活一次 斩邪 凶案调查 超级保安在都市
经典收藏 杀破狼 六宫粉 起点基友奋起录 独宠傻后 全地狱都知道魔王有情人 灵媒 喵仙君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[暗花/明光]阿鱼日记 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 校园重生之王牌少女 墨刃 神算大小姐 宅男穿越嫡女文 青岩万花 Mafia渣男手册 踏月留香[综] 皇家级宠爱 公主之道 丛林生活物语
最近更新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太子失忆后被我拱了 咸鱼公主的日常 白月光分手日常 腹黑王爷傲娇徒 我什么都能演 穿成反派的记仇小本本 剑仙是我前男友 皇后一心混吃等死 炮灰原配的人生(快穿) [红楼]公主自救手册 大魔王娇养指南 穿进仙尊的心灵世界 女配她美貌动人 无限王座 穿成魔尊和道尊的亲闺女 修二代的日常随笔 合欢宗的女修绝不认输[穿书] 权臣的掌心娇 隔山海
亲我一口长命百岁 青律 - 亲我一口长命百岁txt下载 - 亲我一口长命百岁最新章节 - 亲我一口长命百岁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