君且莫言

楚寒衣青

首页 >> 君且莫言 >> 君且莫言全文阅读(目录)
大家在看 魔妃倾天:傲娇神帝盛世宠 我不当小师妹很多年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我的男友是河神 我在古代搞基建 神魔之玥上为尊 万万不可 我靠美食养猫在仙界发家致富 我有药啊[系统] 农家恶妇
君且莫言 楚寒衣青 - 君且莫言全文阅读 - 君且莫言txt下载 - 君且莫言最新章节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 []

第二十三章 完结(补结局)

上一章 书 页 下一章 阅读记录

“……骠骑将军、忠勇侯君辰寰堪当大任, 立为新皇, 改年号天元, 钦此。”

在司礼太监念完昭示着一任统治结束的诏书后, 君莫言静静听着底下拥立新皇的三呼万岁声, 良久才微闭眼,对身边的常顺说:

“我们走吧。”

略一点头, 常顺问:“皇上是回寝宫?”

“不再是皇上, 也别称寝宫了。”微勾唇,君莫言淡淡一笑, “这里已经有了新的主人……当是一个更有资格住在这里的人。这样就好了, 所有都——”

……结束了?不,或许至少还有一样……

脸上微露出些许复杂, 好一会, 君莫言才问:“他……怎么样了?”

在此时, 君莫言口中的这个‘他’已经是心照不宣了。

“那之后, 顾长惜将人带走了。听说前两天有人看见他们离开帝都。”常顺说。

“……离开了?”心蓦然抽痛一下,君莫言沉默,半天才说,“这样最好。”

这样最好, 他欠人的, 人欠他的, 都清了……一干二净。以后, 该不会再见了……或者, 也没有以后了。这么想着, 君莫言低声开口:

“顺爹,你先下去吧,我想去一个地方。”

“小少爷。”常顺皱眉,语气里满是不赞同。

“只是走走罢了。新皇即位大典已过,不会再有人对我不利了。”尽管声音平淡,但君莫言的语气里却透着不容置喙的味道。

明白对方的决心,加之也不想在此刻忤了对方的心意,常顺点点头,不再坚持:“小少爷,至少挑几个侍卫跟着。”

“我知道的,”微微笑着,君莫言当着常顺的面吩咐周围跟着的其他人,“去青穹山顶。”

放下了最后的担心,常顺转身离开。而听着常顺离去脚步声的君莫言,则微闭起眼,脸上浮现了若有若无的疲惫。

不知过了多久,在君莫言差不多开始困倦的时候,他耳边终于传来了侍卫的声音:

“小少爷,到了。”

踏出轿子,君莫言示意周围跟着的人到山腰去等后,便径自坐入凉亭,独自留在始终挂着寒风的山顶。

慢慢的,在感觉身上的温度一点一滴的随着冷风流逝后,君莫言终于开口,低低的,对着自己说:

“是你……”

“你知道?”然而随之响起的,却是另一个人隐含惊讶的声音。

骤然听到其他声音,君莫言心中一凛,随即恢复平静,只淡笑:“我说谁了?……慕容清平。”

见君莫言的反应,明白自己会错意的慕容清平也不恼,只是问:“你是在等人?”

这么说着,慕容清平语气平常的就像是在聊天——如果忽略他已经搭上腰上剑柄的手的话。

而很明显,君莫言也并不认为对方是特地跑来这里找自己聊天的。

并未回答慕容清平的问题,君莫言只是说:“是君祁聿让你来的?”

“你本来应该更谨慎。”尽管没有正面答复,但慕容清平的这句话,却无疑等于默认。

突然有了些许倦怠,君莫言偏偏头,只平淡甚至冷漠的回了一句:“是啊。”

并非小看对方,也不是没想过眼下的局面。但却有意无意的放任,或许不过是因为突然……累了?这么想着,君莫言在短暂的沉默后,开口:

“为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微一挑眉,慕容清平问。

“为什么跟着君祁聿,为什么变成现在这样子。”这么问着,君莫言早已没了之前对慕容清平的好感和赞赏——自然,对方也早已变了。

“没有为什么。”简短的回答了一句,慕容清平说,“只是突然想通罢了。”

无意追问对方到底想通了什么才这么做,君莫言只应一声:“如此么……那么,要动手了?”

最后一句,他抬着头,无神的眼睛直视慕容清平。

“是。”同样是没有犹豫的回答,但声音落下之后,慕容清平动的却不是剑,而是捏在另一只手心里的瓷瓶。

下颚一痛,还没等君莫言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,他就感觉有什么冰凉的液体滑入喉咙。

“咳咳!”捂着唇,君莫言干咳着,正想开口,却突然发觉眼前有了变化。

先只是微微的光线扭曲,然后逐渐添入了模糊不清的图案,再然后,就是牵动神经的剧痛。

而最后出现在君莫言眼前的,则是一柄清晰的、折射着寒光的长剑。

“对于以前的回礼。”这么说着,慕容清平指着君莫言喉咙的长剑没有半分颤抖。

眼睛的药么……这么想着,君莫言扯动唇角,算是露出一个微笑。

也没有什么关系……这么想着,君莫言站起身子,双手下垂,毫无防备的站在利刃面前。

只是,或许应该……平静的看着朝自己刺过来的长剑,君莫言想着。

……再见他一面。

在喉咙一瞬的冰凉之后,兵器碰撞的声音传入君莫言的耳朵。而随之出现在眼前的,却是一道身影。

——很熟悉,至于温暖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那一天的后来,尾随君莫言的苏寒凛在最后关头磕飞刺向君莫言喉咙的利剑。

冷锐的剑尖划开皮肉,君莫言捂着喉咙跌倒在地上,那一瞬间的窒息感觉中所产生的恐慌,几乎如潮水将他没顶。

死亡的黑色,第一次真正触碰到他的心脏。

……

你想死吗?

不惜放弃所有?

你想死吗?

用最怯弱的逃避方式?

你想死吗?

离开这些你珍视的,你挂念的,还有你终于记起来的……苏寒凛。

现在,你还想死吗?

鬼魅在他耳旁窃窃私语。

他费力的呼吸着,映在模糊视线里的,是那个熟悉的身影不顾身后的利剑,张皇地向他跑来的情景。

然后他被人扶起来。

焦急惊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来——对方在说什么?他侧头仔细地听。

啊……是了,是在叫他的名字,是在叫莫言……他一直这样叫着,只是他直到现在,才真正听清。

君莫言的唇角浮出一朵模糊的笑意,他没有回答,冷静地用力按住自己喉咙上的伤口。

他还不想死,他有一些话要说,但不是现在……并不是现在。

苏寒凛出现不久后,察觉到不对的常顺也赶到山上,并没有趁苏寒凛扶住君莫言时候逃走的慕容清平只过了十几招,就左支右拙,岌岌可危。

可慕容清平仿佛根本没有生出逃走的想法,他艰难地支撑着,直到身上满是血水,直到手臂再难抬起,直到心脏被一剑贯穿。

他了然地看着这柄拿在苏寒凛手中的长剑,撑起最后的力气,朝君莫言微微一笑。

这个笑容温和而毫无阴霾,带着洞悉所有的智慧和深深的歉意。

黯然从心底升起,君莫言敛下眼,没有说话。

整整三个月的时间,他都没有再说一个字。

那划过喉咙的伤痕,不止让他暂时性地失声,甚至吞咽,都十分困难。

这三个月的时间,君莫言早在受伤当日就不顾君辰寰的阻拦已经离开帝都,更在半个月之后停留在一处风景不错的避世之地休养。

苏寒凛一直跟着君莫言的车队。

作为主人的君莫言暂时无法说话,常顺虽对苏寒凛一直不冷不热,但也从没有开口赶人,车队里的其他人在短暂的几天之后也就默认了这个基本没有出现,但一直跟着的外人。

后来君莫言在苍山停留,那片寂静而美丽的地方悄然建起了一座山庄,山庄的名字就叫做“苍山小居”。

再后来三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,君莫言喉咙的伤势基本好了,说话的声音除了哑一点外再没有什么问题,但他还是没有找苏寒凛。

或者说苏寒凛并不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苏寒凛知道自己应该走了。

他一直跟着君莫言,却始终不愿意直接出现在对方面前,无非……是不愿意面对这一天。

那一日他已做好赴死的准备,再张开眼时,却身处颠簸的马车上,还见到了顾长惜。

……可是这又怎么样呢?

他的意思早已明白无误:他放过他,但不让他留下,不要再见他,不容忍他对君辰寰造成半点威胁。

还能怎么样。

苏寒凛有时候想起来也会哑然失笑。

为什么就认定了那个人?他是在十几岁的少年时错过了那么一次,可是接下去他几乎用尽所有在补偿了,结果,还是到了这个地步。

该怪谁呢?

也许只能怪自己吧,有些错误,哪怕只是一次,也已经太多太多了。

山间的月,愈冷而清。

苍山小居的庭院里,苏寒凛站了有一会儿。

冬时将近,山里的风也变得寒凉,苏寒凛伸手理了理衣袖,转身正要离去,却听背后突而传来开门的声音。

他的肩膀一下变得僵硬,抬起的脚步也稍稍一顿——

“进去吧。”背后响起一道苍老而尖利的声音,并不是君莫言的。

苏寒凛的肩膀慢慢放松下来,他转回身看向常顺:“是他让我进去的?”

站在门廊旁的常顺神情有轻微的古怪,他冷冷地看了苏寒凛一眼,什么都没说。

苏寒凛没有执着于答案,呼出一口气,举步走入半敞的房门。

并未摆放多少贵重物品的室内点着两盏昏黄的灯,苏寒凛在外间站了一会,依旧没有听见任何声音后,才转过雕花隔断。

他以为君莫言在里间等着自己。

然而出乎他的意料,呆在里头君莫言躺在床上,脸被拉得高高的被子遮了一半,早就睡熟了。

他怔了一会,走到床边,将那只伸出被子的、隐隐透着青色的手重新放回被子里,又掖了掖盖得太上去的被子,让睡着的人不至于感觉呼吸困难。

睡在床上的人动了一动,但没有清醒。

苏寒凛的手指在被角徘徊一会,忍不住轻轻覆上君莫言的脸。

熟悉的眉目,冰凉的触感……和记忆里一模一样,一模一样。

他死心了,放弃了,要忘了,要走了。

可是放不下啊,忘不掉啊……

还能怎么样呢?

那夜之后,苏寒凛再也没有离开的想法,他在苍山小居隔壁的山峰盖了一栋草屋,偶然的时候也会来苍山小居串串门。

君莫言的嗓子已经彻底好了,但他依旧没同苏寒凛说些什么,只是在对方每次来到之时都以客礼相待。

寒冬很快过去了,在又一年万物生发之时,气急败坏的顾长惜找上门来。

彼时苏寒凛正在苍山小居,顾长惜一见对方,当场火到极点,跳脚着将客厅里的所有摆件全部砸烂,指着苏寒凛的鼻子搜索枯肠地将所有骂人的话全部说了一遍之后,又对坐在主人位置上的君莫言怒道:

“我大师兄为你数次赴险,几番相救,最后更连命都不要了!天大的错事也该两下相消了吧?现在你又在干什么?一言不发地想绑他一辈子替你卖命?”

“长惜!”苏寒凛皱皱眉,喝了一声。

顾长惜完全懒得理他。

君莫言拿着这间大厅里唯一完好的茶杯,微抿一口后说:“我什么都没说吗?”接着搁下杯子,从从容容,“世情似海翻覆,惟君不离不弃,此等情义确不可不报,然眼下除此身外再无长物……如蒙不弃,愿成契好。”

顾长惜的下巴喀一下掉地上了。

苏寒凛猛地转过头,定定地看向君莫言。

君莫言不太自然地侧开眼,微抿了唇。

半晌,苏寒凛墨一样的眼睛亮起来,就像最璀璨的星芒已被纳入其中:

“莫言……”

他宛然一笑,郑重说:

“承君一诺,此生不负。”

窗外,最后一点残雪也在枝头消融。绿芽之下,点点花苞如美人初露,娇美羞涩。

又是一年春好时,风花归尽是人间。

《君且莫言》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涅破小说网小说网更新,站内无任何广告,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涅破小说网!

喜欢君且莫言请大家收藏:(m.niepo.net)君且莫言涅破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章 存书签
站内强推 开局我成了阎罗大帝 为奴 修仙从轮回开始 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 千夫斩 宠妻如令 山海游乐园 你真是个天才 王牌八卦小分队 失忆后我火了 农家恶妇 我的安眠药先生 卜筑 爱谁谁 不信邪 拾光里的我们 世界第一宠:财迷萌宝,超难哄 混沌雷修 我原来是个神经病 斩邪
经典收藏 被迫和三个病娇谈恋爱[穿书] 公主艳煞 魔帝的天界小公主 穿成男主白月光怎么破 我和鸿钧生崽崽[洪荒] 山精 踏月留香[综] 我穿成了修仙界稀有物种 快穿还债 鹰奴 天涯归处 宠妃的演技大赏 那个魔王不好惹 全道门都欠我一个人情 从农为商 穿成戒指怎么破 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 武将观察日记 神明催我搞基建 [暗花/明光]阿鱼日记
最近更新 快穿人设王 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 神医弃女 总是被拆散在新婚夜(女穿男) 红楼之群英荟萃 (快穿)炮灰的人生 白眼狼,我不爱你了(快穿) 美人眸 龙王大人是我夫 宠婢 活偶都市 大佬穿成女配(快穿) 边关小厨娘 帝妃惊天 穿成前世的自己 一不小心修成大佬了 随身带着签到系统 [红楼]公主自救手册 系统逼我炼丹成仙 穿成替嫁女配后我成了团宠
君且莫言 楚寒衣青 - 君且莫言txt下载 - 君且莫言最新章节 - 君且莫言全文阅读 - 好看的幻想奇缘小说